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婚恋研究室

一世缘份

前天和女儿去了M家。M是我人生舞台中最主要的演员。我的智慧一半来自父母遗传,一半来自M的启蒙。初相识已是很久远的事,那时我刚上初中。M家最多的是书(我家原来最主要的财产也是书,线装书,那场运动都烧了),他的博学是公认的,我和众多孩子一样,视M为偶像,那些书成了纽带,学习方法成了一生中的宝贵财富。呵呵,现在女儿去M家,书也成了她每次必扫荡的战利品。


我们和M家是理不清的“乱麻”。M的妹妹是女儿的干妈,M自然就成了女儿的舅舅,我和哥哥弟弟从小称M为叔叔。在山东的那几年我一个人又工作又拉扯着女儿,全靠干爹干妈和朋友们帮衬着,才得以平安无事。我和M的儿女也是几十年的朋友了,高中时M夫妇去山东工地,比我小十岁的L就放在我们家,呵呵,我是她的闹包“偶像”,记得我还帮她改做了一条裤子。

参加工作到父母去世的二十年间我们联系不多,那时M正是领导阶级,各忙各的。但每次见面都会让人激动半天,偶像的力量嘛。父母去世后我“下岗”了,那时在会计师事务所打工,做工程审计。M接到成都的一个项目,于是把我招了去,人生再次“突然转身”。

护士.....地质队员......预算员......工程审计.......土地一级开发......房地产开发.......设计管理....道路施工管理....投资策划.......这一生还要经历多少次这样的“突然转身”我也搞不清了!没有任何前奏,说转就转,无论干着哪一个行当,都能迅速上手。智商固然是一个因素,更重要的就是学习方法了!

父母去世后M成了精神上的依靠,除了哥哥弟弟嫂子们的关心,我和女儿成了M的牵挂。前天吃饭的时候,M、L阿姨、女儿对我的个人问题来了个大商议,女儿说我的问题不解决,她不嫁。

人会随着生命进程的发展,在思维上、身体感观上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改变不了。 曾经的家庭给我的记忆是一场恶梦,好不容易醒了,我不会轻易再梦进去。

将世俗进行到底!我的基因里充满了“定时炸弹”,不知道哪一天会爆发,谁有勇气接受未来的变数?呵呵,既然大家都关心,既然这已经是不能回避的问题,我也开开条件啊,让女儿安心嘛!

志同道合这是最基本的前提;年龄比我大,这是心理上的要求;心态阳光,情趣浪漫,脾气温和,拒绝粗俗;长相可以差,气质不能差,身材可以忽略,品行决不忽略;要有自己的事业,无论这事业是大是小,衣食得无忧;控制买单权(指日常消费),我觉得男人就是要担当一切的,特别是在公众场合; 无论“定时炸弹” 何时启爆都能泰然处之;能容忍我的驴友行为;能够容忍我玩魔兽世界、赛车游戏;能够容忍我的突发奇想,天马行空的流窜; 能够容忍我的“突然转身” ,回家当全职太太或是又窜进哪个行业  ...........最后,咱们得朝夕相处,不离不弃,否则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。

只提要求是不行的。主持家务是女人最基本的前提,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女权意识,更多的是传统习惯,相夫教子可以改成相夫教孙,我喜欢孩子,当然了也有自己的一套教育方式,否则怎能成为众多孩子的忘年交呢?咱当过护士,还有一点祖传中医的因子,喜欢研究“进口”文化,喜欢捣腾探索怎样才能“长生不老”;咱的经历就是财富,事业上绝对可以做个好帮手,无论是“内业”、“外业”,改稿、合同、方案........只要愿意;财产问题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现实问题,各自公证吧,一切以自愿为前提,我不喜欢肚皮里的算盘,情感头号杀手;小事依赖,大事绝不依赖,相互支撑,相互理解。

性格脾气是否对路这就由不得我......别对我的生活方式提出异议,别指望我会低眉顺眼,直来直去的性格我不想做任何调整,知书达理我会做得很好,不用担心胡搅蛮缠。

审查过关交给女儿、M,一世缘份拥有了审批权,能否通过就看造化了!

说明一点,我不会为嫁而嫁,篡改一句:择日不如撞日,择夫不如撞夫,不用刻意去寻,自有天定。